铽勒户的星翎君

瑟斯坦老师的世界百科——我们的母星:【肯特那】 (1)

于是乎终于确定要完全架空来设。

大概这就是改完之后的最初版了,会有很多bug我一点点补全去修改。


首先打着老瑟的幌子来叨扰一番。

嘘w,这是遥远到连瑟斯坦都无法从任何途径知道的关于起源的故事。

不得不说【容器】很适合这个星球的名字。她本就是为了禁锢那人所制造的容器。

在最初铽勒户的缔造者卡尔将另一位堕落的缔造者肯弗森击败后并没有杀死他,而是将其精神和躯体分离了。

精神部分封在了铽勒户的禁地。

而躯体则是被制造出来既是保护传输装置也是禁锢装置的【种】所包裹,并以其连带的四位看守者【枝】。被送往了宇宙遥远的某处。

铽勒户的缔造者亦是最初的领袖注视着逐渐被【种】所包裹的旧友,直到隐隐约约再也看不清。

而战后的铽勒户已是不毛之地,而了结一切的卡尔光源深处既是痛苦也已是疲惫不堪。他将自身作为铽勒户得以再次复苏的根基能量源,精神半格式化的作为仅为铽勒户考虑并守护铽勒户核心的存在,也就是【萨普瑞斯】。铽勒户凭借着最初的领袖之一的献身和后辈的努力逐渐恢复了生机。

数以亿计的时光之后,已是【萨普瑞斯】的最初者。回忆着诉说着自己的错误,但也仅仅如此,柔和的语气里,听不出一丝感情。

而回到当时,【种】随着岁月的流转、推移、演变,已自成一体,变成了如同铽勒户一般的星球。而被禁锢的躯体的源核所蕴含的能源则成为了这个星球核心的生命源,随着【种】的循环转换和四个【枝】的发散这个星球逐渐有了生命存在的迹象。而四个【枝】则在星球生命不停进化演变的各个时期改变着自己的形态,孤寂的看守着,直到【人】的出现。

那时已是一派生机勃勃的景象了,【枝】发现【人】虽脆弱却有着和母星人几乎同等的智慧,他们潜移默化的教导【人】如何更好地生存,传授他们最基本的技术和知识。四个【枝】矗立在星球的四方,为了与世界相融而使用树的模样。被【人】视为【神明】,这就是【世界树】最初的由来。而在【人】能够依靠自身存活后四个【枝】立下誓约不再涉及除了【种】之外的事,不再干涉这个世界,而仅是注视着,牢记自己看守者的身份。直到后世【世界树】虽然存在,但关于【神明】的那些故事也就仅仅是历史上的一个传说了。

【人】依靠最初由【枝】授予的知识,凭借着自身的智慧一代一代的传承,形成了自己的社会体系、生活方式,研究发明创造了便己利己的工具和科技。甚至可以说成为了【肯特那】的主宰。

而这样安定的生活并未持续的长远,【枝】感受到了【种】内的异变,在遥远的母星,有什么似乎苏醒了,他试图与本体建立联系,找到并重回其中。

也就是这之后肯弗森占据了缪尔的躯体,杀死了伊尔塔和缪尔的导师也是前任领袖,【铽勒户】的内战打响了。

与此同时【肯特那】开始出现了所谓的异能者、异族和世外之物。而异能者,最初的【醒子】。那时还不被成为【醒子】而是非异能者口中的怪物。

超自然的能力,更长的寿命,虽说最初少之又少,但还是形成了恐慌,或是恐惧或是妒忌,异能者被排斥,甚至被作为研究实验对象。

非异能者对异能者的排斥使他们有些逐渐远离了原本的生活体系,有些隐藏在非异能者社会中,有的走投无路或是能力失控沦为被追捕处死的对象。

后世大部分【醒子】系以自然以自身能力为辅,不闻科技的生活方式也就由此逐步形成。

不过这种微妙的关系并没持续太久,当恐惧、妒意、愤怒、敌意积累到一定地步,发酵便开始了。

【塞伊德战争】有史以来最为浩大,由异能者和非异能者两个对立阵营发起,几乎涵盖了全人类甚至是异族和高智慧世外之物的战争。

战争持续了数十年之久,拥有着数量优势和科技能力的非异能者和数量虽不及却有超自然能力的异能者最终以两败俱伤醒悟后的议和结束。

双方签订了《皮义斯条约》停止战争并以法律和措施来约束双方和平共处。而由【眠者】和【醒子】方共同建立的组织【觉】则负责处理会破坏和平与稳定的的【罪子】和【犯者】。【醒子】和【眠者】等一系列的称呼便由此诞生。两方的社会既相对独立但也开始相互交融。

并联手展开了战后了修缮和安置。

至此【肯特那】迎来了再一次的“和平期”

要说的话也并不是真的和平,也并未和平太久......

不过那也是老瑟都知道的后话了w。

接下来关于世界情况、海陆分布、月份节气、人情风俗、甚至是更具体的都会由我们的历史老师,亲爱的【通晓过去之眼】来告诉你们。

夜安w

《伊登老师的世外之物百科》——【森之灵】


【用力的攥着我的衣角,那是个将全部身型隐藏在墨绿色大斗篷下的孩子。】


由自然所孕育的古老种族,虽说可以和其他种族结合,但并不是依靠生物繁殖而延续,因为子代的种族是与其结合对象一致的,极少极少的会遗传森之灵种族的特性。如果说有什么相似的话就是子代的死亡方式和森之灵是相同的。
据说血有使万物复苏的能力,可解百毒,一直服用甚至可永葆青春。甚至有传说或不可靠记载,可以起死回生。但实际上并非如此简单】。
在人类对自然过度破坏以及对其体质的贪婪上如今这个种族已经算是要绝迹了。
森之灵一族的性别是由度过幼年期后化形而固定。
每一个森之灵都会有自己的本体,而且将会有一部分本体形态的留存。比如斯塔尔本体是鹿,就会有无法隐藏的角。而斯凯的母亲本体是鸽子,耳翅无法隐藏。
虽说有着相比人类而言较强的自愈力,但并非是不死之物。死后肉体会直接消散回归自然,但会留下被称作为【铭遗】的物件,是和其个体特点息息相关的凝聚物。
斯凯左鬓发间垂下的那枚有特殊装饰的白羽就是她母亲的【铭遗】。
《麦勒迪洛芙莱弗》又名生命的旋律。是森之灵一族也仅有其一族所世代传唱的歌。据残缺的记载是一首可以平息愤怒,有着强大生命力,洋溢着自然之息的空灵欢愉的歌。虽说有过记载,但也仅仅是知道其存在而已。
而斯凯吹奏给瑟斯坦听的他所知道的那一部分也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而已。

《伊登老师的世外之物百科》——【结】

晶莹剔透的紫色晶石下,照片里,是已逝去的温柔的往昔。

彼雷斯大陆的特有品。【眠者】眼里的普通石头。【醒子】眼里的宝贝。
最初的外表和普通石头无异,但只要【醒子】对其释放自身的【凝力】。外层包裹的石头外壳就会渐渐碎裂露出里面的两块晶体。
这两块晶体共同被称作【结】
有连接,期望平安顺遂之意。
只要注入了所属力量,两块晶体间便可相互感应。
例如:A和B分别选取一块注入了自身【凝力】。那么【A】遇到危险时【B】的那一部分就会出现裂痕,如果【A】死亡【B】的那一部分就会彻底碎裂。

反之也是如此。

只要未彻底碎裂,裂痕就会在两枚再次相触时愈合。

虽说一枚碎裂另一枚是无恙的,但作为双生石便也失去了意义。
一般在情侣间用作定情信物,夫妻间惦念着保平安,或是队伍中作为安全报警器,长辈给小辈希望能健康成长。

梓洛领口胸针嵌的那枚就是【结】的其中一枚。而与之对应的那枚则在斯凯小指的戒指上。也因此只要梓洛有危险斯凯都会知道。
这也是他许诺过绝对不会食言的事。

人设整理【2】

整理补充暂存

瑞奇.班克斯

老(bian)师(dang)四人组之一,最年轻的一位。
家族是在【醒子】和【眠者】中均经营银行的大家族。
发色是亚麻色,留着不一样长的鬓发,长的那边偶尔会编起来。瞳色是如同蜜糖般的金桔色。带着半框金丝眼镜。永远的正装人士。
【配】为时间,时间即是金钱。所以说他的【配】是有钱也不为过Xxx。
实为禁欲系冰山扑克脸,但总要在公共场合露出标准的商业微笑。被瑟斯坦吐槽为“影帝”。是个极为严谨认真、心思细腻的人,不过这份靠谱也给他添了不少麻烦事。
身为长子,要经管和处理家族生意,虽说本人似乎志不在此,但好在在任人,领导方面极具才能,而且不是老哥一个,十分顺利的当起了某种意义上的甩手掌柜。
弗埃尔学院的特约讲师,认为学院才是自己真心喜欢待的地方。教授【醒子】如何融入世界。以及关于【眠者】方面的知识。
【魂具】是一枚不能看时间的怀表,或说是只有他自己才能看到时间。
【律】是可以逆天改命的存在。是一旦发动绝对会付出代价的禁忌。所以一直声称自己没有【律】。
但也知道这就是自己的终点,天命所在。

《伊登老师的世外之物百科》——【讯影蝶】

穿过一切阻碍,斑斓的灵动之影。

【讯影蝶】
弗埃尔学院充当通讯员的生物。
外表是半透明的蝴蝶。
本是无名的世外之物,名字是在当时与弗埃尔建立之初的契约时所起。【讯】是通讯的意思。【影】则是他们自身的一种属性,可以无视一切物理存在的穿行。是极为方便的属性,也因此承担了通讯的工作。
在接受信息的同时,自己会被信息所属着自身的力量所渲染而产生与其相同的颜色。当找到接收者时会分裂出自身的一部分化作一个小光球。
只要将光球捏碎就能获取到所传递的信息。
虽说身为蝶,但不是变态发育而是依靠自身的分裂,来维持种族数量的稳定。
最喜欢的食物是【明熄花】的星芯。公务之外的事可以以星芯为报酬来换取信息的传递。
同时也是【明熄花】的传播者,星芯会在【讯影蝶】体内经过一系列转化后再次回归泥土,迎来第二次新生。

《伊登老师的世外之物百科》——【明熄花】

『是过去房间窗外明熄花的味道,有着淡淡的清香的,在夜里能发出柔和光芒指明归来的方向,那人亲手种下的花。』—— 源自瑟斯坦的拾忆录

【明熄花】:弗埃尔学院里会被充当小路灯的花儿,不凋花。形状是半透明的小球球里包裹着星星状的,被称为星芯的软体。
颜色多样,但在夜里都是发出偏向于暖黄色的光芒。
花香柔和不刺鼻,是很好闻的清香。
花朵摘下来可以当暂时的稳定光源,但只能坚持一周左右,之后里面的星芯就会碎掉。

据说是瑟斯坦最喜欢的花。

人设整理【1】

存w

霍莉.艾克兹提特
名字的含义是神圣的执行者
平时有点小慵懒,但不是邋遢。可以说是静若处子,动若脱兔。
微毒舌,比较直率。年轻时倾向于假小子的那类,活泼开朗,有时风风火火,讲义气。但也有女孩子的温柔细致和体贴。在本质不曾改变的未来,倒是因为经历而变的更加成熟稳重了些。
出身于医学世家,父母都是眠者,而她是千万分之一的可能性,灵者。很多眠者眼中的极端,天选的幸运儿亦是不幸的怪胎。
好在父母都是很负责的人,而且都是思想开明对醒子不抱有厌恶恐惧之情的人。
在家族熏陶和兴趣以及天赋的多方面作用下,从幼时起就跟随父母学习医术。
后来在合适年龄去往了康斯瓦什学院开始了身为【醒子】的学习。
【配】是对水以及相关的操控。但把修习重点放在了精微操控和偏向防护治愈的方面。
和瑟斯坦是老交情,和茉瑞娅同是瑟斯坦的学姐,而且两人关系十分的好。
见过作为交换生游学时的斯凯。
在毕业后游历求学救济四方,后来回到了自家经营的医院。
直到被邀请回了学院,担任了校医一职。
另一方面也是瑟斯坦的请求,因为斯凯的情况糟糕到已经不在他能力范围内了。
曾在治疗斯凯独处的时候说过很感谢斯凯能将瑟斯坦从疯狂的歧路引回,不只是我,她也会这么想的。
在她眼里生者和死者都是不是亵渎的。

似乎喜欢茉瑞娅。
似乎喜欢茉瑞娅。
似乎喜欢茉瑞娅。
但似乎也是单相思,因为没有表白。但其实算是我认定的官配吧XD

发色是金红色,十分干练的齐颈短发。水色的双眸。左耳带着一枚樱花耳钉。
斯塔尔的老师,在《聆之书》篇的最后由库洛送达的信件中得知了瑟斯坦的决意和斯塔尔的身份,从而收留了斯塔尔。
大概是亲世代为数不多善终的人。

《空》

分享rairu的单曲《kiss》http://music.163.com/song/41666356?userid=331809698 (@网易云音乐)
开局一首歌,其余全靠编Xxx

瑟斯坦已经几天没有合眼了。他趴在床边注视着斯凯昏睡的面容。

床上人的脸色健康了些许但依旧带着病态的苍白。虽说高烧已经退了,但是黯兽造成重创,以及【配】使用后对侵蚀速度的再激活已经让这再经不起意外发生的身体状况更是火上浇油了一把。

而瑟斯坦也好不到哪去,即便是现在,在和瑟理斯突出重围时受到的利器大大小小的创伤也时不时的“叮嘱”他一番。按理来说现在的他应该老老实实的躺在床上,然而霍莉也真是对他这么“皮”的一个人没办法,知道劝不住,便嘱咐了他一系列之后,也就由着他来了。

瑟斯坦给斯凯掖了掖被角,起身准备把已经熬好的药拿过来,顺便给自己再冲点咖啡提提神。他皱着眉头吞掉了那一杯味道更加诡异的【霍莉特调咖啡☆】,强忍住本能的抗拒和恶心,平复了一下后,端起已经晾温的药向斯凯走去。

完全清醒过来并且恢复了行动能力也是最近的事。这之前斯凯的情况他是在醒来后翻看霍莉写的病历才了解到的。

最初的情况从文字描写来看就已经糟糕到让瑟斯坦的心一阵阵的抽痛。

看着这一页页不断的突发情况,瑟斯坦明白为什么霍莉会那么疲惫的在医务室里打盹儿了。除去这一阵子为了病患奔走操劳的日子不说,之前两人熬夜查找各种古籍资料少眠的夜晚也足以让她撑不住了。

可是收获却无限接近于零,他手中的药也只能起着成效甚微的延缓作用。那种力量被制造出来就是为了置【醒子】于死地。

已经无法欺骗自己了。

瑟斯坦扶着已经喝下药的斯凯躺好,那人脸上流露出的痛苦的神色使他的眼睛控制不住的酸涩了起来。



还剩下多长时间呢......



———————-



瑟斯坦在斯凯的记忆里见过这里,在那个小团体还在的那时他们常在休息的午后带着食物和茶点坐在这里聊天。他好像突然意识到了什么,毕竟斯凯似乎很久很久没有再来这个地方了。他不确定自己的想法是否正确,但却不敢再向前走了,直到秋夜的山风把他从瑟缩中吹醒。

那人依旧穿着在房间里的单薄的衣衫、不顾自己糟糕的身体状况、不听霍莉的嘱咐、不告诉自己的去向、在这秋意已深沁着寒意的夜里独自来到这个山丘。

瑟斯坦望着斯凯的背影,向上缓步走去,却在到达斯凯身旁后的下一刻无言的顺着他的目光望去。

只有在这个至高点,在斯凯望向的方向,能清楚的看到橙黄色的灯火,洋溢着温暖气息的学院。

察觉到身后声音的斯凯,转身望来,两人在对视看着对方的眼神里流露出一系列复杂的情绪,但同样的又很快恢复了平静。

直到现在瑟斯坦才真正的看清斯凯的模样,拿着酒瓶,终于换回了的白色的衬衣上的污渍不知道是酒液还是半凝固的血液。单片镜已经无法再掩盖那股力量造成的异变,甚至能看到碎裂的紫色晶尘从外露的面部和手臂上散落。

斯凯没有表现出多惊讶的表情,更多的是平静和无奈。他知道无论走到哪里,瑟斯坦都会找到他。

而瑟斯坦也平静了下来,事实上他在看到学院的那一刻就已经平静下来了,但不只是平静,还有无法言喻的苦涩。他抽出斯凯手里的酒瓶扔到了一边,脱下外套,将斯凯裹了起来拥抱在了怀中。

那天的发问在此时已经得到回答了......

即便他永远都不想得到答案。

无论是肉体还是精神上的,斯凯已经被折磨了太久了。还未完全崩坏的身体,只要一个不抵抗的懈怠都可能让他失去理智。

「学院有大家守着,洛儿有瑟理斯守着......」

「......你有我,老顽固。」

「......不,瑟。」

瑟斯坦想起了斯凯那天昏昏沉沉中所说的话。

可是那时的他虽心知肚明却仍是答非所问了。

他知道斯凯的想法。

无论是瑟斯坦还是梓洛,斯凯从来没有把他自己算入到他们的生命中。

既然希望从一开始就不存在,那就不必虚构一个假象。

但是.....

举着枪的手在不停的颤抖,真的到了这一瞬间的时候,他发现无法像平常一样毫不犹豫的扣下扳机。

他知道的,明明那个人那么渴望活着。

就在犹豫之时,斯凯搭上了他持枪的手,抬头吻了他。

这是斯凯第一次主动吻瑟斯坦,那个吻既漫长又那么的短暂。瑟斯坦没有回吻,只是跟随着,直到咸涩的味道混入其中。

他明白,那是告别的吻。

“.......老顽固。”

瑟斯坦拿开了斯凯准备扣下扳机的手,放下枪,反手将他抱的更紧了些。

“我会好好活下去,直到那一天的到来。

许久许久,就像是在犹豫着、决定着什么一样。

“直到.....我能把我所见所闻说给你听。”

一旁的枪被拿起,一番调节后,便毫不迟疑的对准了怀中人的太阳穴。

“......斯凯。”

“对不起。”

扳机扣下,紫色的晶尘飘散开来。

那把枪砸在了地上,顺着坡度滑落到了一旁的酒瓶边。

他抓不住四散的晶尘,只能紧握着怀中残存的那人最后一丝温度的衣物,由低声的呜咽逐渐转为嚎啕大哭。
————————-

终于在车上站着和昨晚困的石乐志的时间里大概的整理完了........
题目的《空》是一个多重含义,既是人也是事实。
已经算是确定了的瑟凯结局了。
《聆之书篇》的结尾会让这个BE看起来像HE。但终究是个BE结局
瑟斯坦最后在调换子弹,为了让斯凯死的不那么痛苦。
除了衣服大概什么都没留下。唯一有联系的就是杖剑上的挂坠和一条围巾了。
结尾会再改,我真的只是突然想在今天赶完。
感觉明早就会嫌弃今晚填上的了。
于是我现在真的嫌弃了,准备画图。

Nevermore

是离开太久了,太远了。以至于现在的我看着老师的睡颜,眼前朦胧一片。
我从柜中抱出毛毯,与过去不同的是毛毯上沾染着淡淡的烟草味,随着烟草味带来的是心安感,至少我现在知道了在我离开的这很长一段时间里还有那个人一直陪伴在老师的身边。小心翼翼的替老师盖上毛毯后我半倚半坐靠在桌子上凝视着他的侧颜。
即便是在睡觉时老师的单片镜也未摘下,镜下的面容有些憔悴,带着岁月的痕迹。我想老师应该是对我瞒着什么,足以让我发脾气的事情,他比起我离开前更加的瘦削了,面色也有着病态的苍白。我伸手缓缓的触碰到了他有些冰凉的脸颊,这让我想起儿时坐在他的怀中仰头伸手孩子气的捏着他的脸的那时。我缩回了止不住颤抖的手,泪水不受控制的溢出,滑落脸颊。
“为什么呢,老师?”
我问出了我一直无法真正理解,甚至无法在平时问出的问题。
如果时间真的能给出正确的答案......
我看到他眉间深刻下的皱纹,岁月累积下一条一条......
为什么,还会如此痛苦呢?
风带来的栀子花的清香飘来,循着花香,我看到了洁白的花瓣后三位少年人的笑颜。
“还是说您是在悔恨着,未能救下他们...么?”
我注视着那张相片,随后低垂下了眼眸缓缓说道。
我一直在想老师到底是以怎样的心情度过从那时起的人生的呢?
痛苦、绝望......我想是有的。我伸出手想去轻轻抚平他眉间皱纹。但皱纹也仅仅是舒展开了些,并未消失。
我停下了动作,抬手拭去脸上的泪水。
我想此时的老师是听不到的,即便如此,也正因如此。我才有勇气传达给他,他们所没能传达到的话。
我想起了母亲那时望向老师的眼神,想起她无畏的微笑着,轻启唇瓣的呢喃。
不逃避痛苦,亦不从自责的梦魇中逃离的老师。我想告诉他,想让他脱离错误的死循环。
“他们从未埋怨着、不解的诅咒着。”
裹在毛毯里的老师,在扶椅上缩成一团,我伸手握住了他的手。
“......我也不曾。”
但那时因真相而不知所措,选择了逃避的我,还是那样任性的不计后果的离开了。
那双温热的、令人心安的手,如今是令我心痛的冰凉。

“如果没有我的话,现在的老师......”
【如果没有那孩子,老顽固,现在的你会是怎样呢?】
“一定不会如此痛苦吧。”
【我啊.....绝对不会比现在更好了。】

多年后当我从瑟斯坦老师那里听到了老师过去的回答,看到幼时和摩德嬉戏的我。我回眸望去,老师正望着我,笑的温柔。那夕阳下镀金色的画面里,他眼中闪动着的无疑是幸福的光芒。
我真正理解这一切的那时,也已经是后话了。
而直到最后我也未能把真实的想法说给他听。
那场大火,亮如白昼的最后。泪眼朦胧中模糊的轮廓勾勒出的。
是他最后的温柔。

--------------------------


要说的话还是没写完的,写文对我来说真的是苦手qwqqq,感觉多练的话也不会好到哪去或许Orzzz。但我也要继续努力下去(⁎⁍̴̛ᴗ⁍̴̛⁎)

真心爱着自家的每个孩子,写着写着被自己的感情带跑了。

准备在开学之前用这个场景搞事情,摸个完成度或许会较高的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