铽勒户的星翎君


斯凯
全名:莫泽格.特兰斯凯
弗埃尔学院的?【这个待定】,洛洛的养父,瑟瑞的导(yue)师(fu)
洛洛对他的称呼为老师,也有私下在斯凯不知道的时候叫过爸爸;瑟斯坦对他的称呼多是老顽固,偶尔着急了会是斯凯,生气了会直接叫莫泽格;瑟瑞的话,其实想看他叫老头hhh【Xxx】,多为指代的【他】,或是师傅,或直接叫名字
弗埃尔学院篇的重要人物,有自己的支线也可以说是主线剧情。
算是斯凯人设的确定w,我想应该不会再有大改动了XD
也算是再完善一下性格上一个大概的概况吧【应该还会继续完善】:
(1.)斯凯是个很温柔的人,即便是后来抗拒、掩盖了那么多也是依旧如此。
有家庭的原因和自身身为【寐者】所无法回避的问题。当然不是懦弱,斯凯注定就不会是个懦弱的人,只不过因为很多因素导致他总是考虑很多,最后也就错过了很多。
要提到的就是,斯凯的属性是月亮而不是太阳,尤其是过去。简言之月亮是不会发光的,他的光芒是太阳给予的。这也就是青年时斯凯和后来斯凯的不同。
后来斯凯是自身包容的理性的那种温柔,算是时光沉淀的结果吧。背负了走过了那么久,不可能说不会变。但骨子里的东西,斯凯依旧是斯凯,依旧是那样有原则,坚定又固执。而且斯凯也是有着那种傲气和狂的属性的人。只不过没有那么锋芒毕露就是了。
但要说的话斯凯的确把过去他心中唯一永存的太阳所给予他的光芒努力的无限扩大着,温暖着他的人所爱。
(2.)按瑟斯坦的原话来说,斯凯可以说是个【无可救药的疯子】。
从很多方面上都可看出【虽说我还没写Orxzz】
他完全不会顾及自己,无论是什么方面。尤为过分的就是对于自己的身体状况。工作起来不要命,固执起来谁也劝不住。可以说在后来把自己的所有都变为了对学院的坚守和对梓洛的爱。
斯凯的战斗方式也是那种依靠技巧加上不要命的速战速决方式。他的【律】也是如此。以一种完全超出身体负荷的形式运作,燃烧着他本就已经岌岌可危的生命。
而也是如此瑟斯坦为数不多的感觉到了死亡威胁的恐惧。如果不是因为他的【配】意外的唤醒了失控的斯凯,瑟斯坦可能早就死在那天杀红了眼的斯凯的剑下了。
在希瑟和琳死的那一天他就已经“疯”了【如果说挚爱和朋友的死让一个人变成这样有的人会觉得很牵强。那一天,或者那场战争所发生的事情,斯凯或者说故事里重要的每个人所经历的最深的绝望,这点我会充实下去】就如他自己所说,如今的自己只是一副空壳,仅是为了那孩子而活着的行尸走肉。所以在后来,他把一切过错都揽到了自己身上。如果没有所谓的瑟斯坦的“多管闲事”,梓洛也许会带着错误的隔阂永远的错失那最后一段平淡温馨的时光。
(3)孩子气XD,平时感觉不到,但和瑟斯坦一起的时候就尤为突出了。所谓的唯独对一个人无法冷静也许就是如此吧。口不对心在某些事或对某些(ge)人时非常严重w
(4)喜欢甜食、茶点w,骨子里没有表面看上去的那样严肃冷淡。都说泡的一手好茶的人安静而温暖,喜欢甜食的人温柔而美好w。
(5)算是个对自己十分消极的人,却一直努力抑制着这种情绪。而也就表达成了上面所说的那种【自我牺牲】,因为已经成为这样的自己再怎么糟糕下去也没什么大不了,因而什么事都习惯独自扛。哪怕是所有不幸都指向自己,也不会逃避,而且在他看来如果是这样说不定才是最好的
(6)本身不是纯白的存在。过去做为【觉】,身为维持醒子与眠者平衡的影子一样的存在,和很多社会的阴暗面打过交道或有过交易,也干过很多事情。后来为了学院和洛洛也会不择手段或是做一些不可告人的事情。坑瑟斯坦什么的也不在少数哈哈哈哈嗝~,这俩位终究还是纠缠不清,维持着一种奇妙的关系。直到死亡将(rang)他们分(biao)离(bai)?【死亡:不不不,不是我QAqqq】

斯凯的发色是银白色,在那件事发生之前是短发,后来就留成及腰长发了,直到黑凯为了威胁瑟斯坦作了个死,就变成及肩的中长发了。刘海处的发梢略微偏金,实际和眼睛的颜色有关w。左眼失明,一开始是非常暗淡的金色后来因为侵蚀的缘故混入了黑紫色,最后整个左眼都是浑浊的黑紫色了。甚至涉及到了左半身。左眼戴着自己的单片镜,附着着瑞奇的【配】扭转了面部时间使面部侵蚀得以不被发现。一开始喜欢穿浅色、领子不高宽松的衣服,后来完完全全的相反并且左手戴上了手套。到了后来面临被取而代之的危险,在强烈的意志对抗、抵抗下会有昏死过去的时候。而且到了后来这种争夺影响伤害到了肉体,长年累月的原因导致身体非常的糟糕,斯凯穿深色衣服也是如此,白色是掩盖不住的。霍莉的药剂只能缓解和暂时抑制,到了后来也无济于事。与其说是爱喝茶不如说是其他所谓的饮料都被严令禁止了。但到了后来斯凯开始主动找瑟斯坦在夜晚开喝——喝的当然是瑟斯坦最喜欢的。
瑟斯坦也从一开始愤怒的阻止变为后来心有所觉但不说破的顺从了。他们俩都心知肚明,也都在各自想办法。无论是斯凯还是瑟斯坦都是痛苦的:斯凯左右不了自己日益崩坏的身体和愈加混乱的思维。而瑟斯坦知道斯凯这么做意味着什么,他尝试过努力过却也终是无济于事。
在一夜夜的月色与酒中,两人多是无言的喝着。【因为都想说很多,却不知道该怎么说】。斯凯被突如其来的疼痛折磨而紧抓着衣襟;瑟斯坦不像平时,只是在一味麻木的喝着,直到咸涩的味道混入其中。
但他们都是心性人格成熟完全的人。所以到最后的最后他们都坦然的选择了放手。完成自己要完成的,承接自己要去做的。而不是无止境的以爱为名的施虐。
自己选择的路,不是为自己而活却也活的很自我,悲也罢乐也罢。不曾有过想要颠覆世界去改变的后悔,要说的话只有造化弄人,痛的刻骨铭心......仅此而已
而黑凯,也许不应该这样称呼,因为他根本不是斯凯本身人格。而是侵蚀者自己的意识。这个意识随着侵蚀日益强大,争夺着身体的所属和主导权,愈加的无法控制。
推开瑟斯坦的最后,在被坍塌物包围的火海里,斯凯唤出陪了他大半生的仗剑,随着杖剑的悲鸣和侵蚀者的嘶吼。带着释然的微笑,毫不犹豫的贯穿了自己的心脏。
那是他最后的倔强和尊严。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