铽勒户的星翎君

Nevermore

是离开太久了,太远了。以至于现在的我看着老师的睡颜,眼前朦胧一片。
我从柜中抱出毛毯,与过去不同的是毛毯上沾染着淡淡的烟草味,随着烟草味带来的是心安感,至少我现在知道了在我离开的这很长一段时间里还有那个人一直陪伴在老师的身边。小心翼翼的替老师盖上毛毯后我半倚半坐靠在桌子上凝视着他的侧颜。
即便是在睡觉时老师的单片镜也未摘下,镜下的面容有些憔悴,带着岁月的痕迹。我想老师应该是对我瞒着什么,足以让我发脾气的事情,他比起我离开前更加的瘦削了,面色也有着病态的苍白。我伸手缓缓的触碰到了他有些冰凉的脸颊,这让我想起儿时坐在他的怀中仰头伸手孩子气的捏着他的脸的那时。我缩回了止不住颤抖的手,泪水不受控制的溢出,滑落脸颊。
“为什么呢,老师?”
我问出了我一直无法真正理解,甚至无法在平时问出的问题。
如果时间真的能给出正确的答案......
我看到他眉间深刻下的皱纹,岁月累积下一条一条......
为什么,还会如此痛苦呢?
风带来的栀子花的清香飘来,循着花香,我看到了洁白的花瓣后三位少年人的笑颜。
“还是说您是在悔恨着,未能救下他们...么?”
我注视着那张相片,随后低垂下了眼眸缓缓说道。
我一直在想老师到底是以怎样的心情度过从那时起的人生的呢?
痛苦、绝望......我想是有的。我伸出手想去轻轻抚平他眉间皱纹。但皱纹也仅仅是舒展开了些,并未消失。
我停下了动作,抬手拭去脸上的泪水。
我想此时的老师是听不到的,即便如此,也正因如此。我才有勇气传达给他,他们所没能传达到的话。
我想起了母亲那时望向老师的眼神,想起她无畏的微笑着,轻启唇瓣的呢喃。
不逃避痛苦,亦不从自责的梦魇中逃离的老师。我想告诉他,想让他脱离错误的死循环。
“他们从未埋怨着、不解的诅咒着。”
裹在毛毯里的老师,在扶椅上缩成一团,我伸手握住了他的手。
“......我也不曾。”
但那时因真相而不知所措,选择了逃避的我,还是那样任性的不计后果的离开了。
那双温热的、令人心安的手,如今是令我心痛的冰凉。

“如果没有我的话,现在的老师......”
【如果没有那孩子,老顽固,现在的你会是怎样呢?】
“一定不会如此痛苦吧。”
【我啊.....绝对不会比现在更好了。】

多年后当我从瑟斯坦老师那里听到了老师过去的回答,看到幼时和摩德嬉戏的我。我回眸望去,老师正望着我,笑的温柔。那夕阳下镀金色的画面里,他眼中闪动着的无疑是幸福的光芒。
我真正理解这一切的那时,也已经是后话了。
而直到最后我也未能把真实的想法说给他听。
那场大火,亮如白昼的最后。泪眼朦胧中模糊的轮廓勾勒出的。
是他最后的温柔。

--------------------------


要说的话还是没写完的,写文对我来说真的是苦手qwqqq,感觉多练的话也不会好到哪去或许Orzzz。但我也要继续努力下去(⁎⁍̴̛ᴗ⁍̴̛⁎)

真心爱着自家的每个孩子,写着写着被自己的感情带跑了。

准备在开学之前用这个场景搞事情,摸个完成度或许会较高的w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