铽勒户的星翎君

《空》

分享rairu的单曲《kiss》http://music.163.com/song/41666356?userid=331809698 (@网易云音乐)
开局一首歌,其余全靠编Xxx

瑟斯坦已经几天没有合眼了。他趴在床边注视着斯凯昏睡的面容。

床上人的脸色健康了些许但依旧带着病态的苍白。虽说高烧已经退了,但是黯兽造成重创,以及【配】使用后对侵蚀速度的再激活已经让这再经不起意外发生的身体状况更是火上浇油了一把。

而瑟斯坦也好不到哪去,即便是现在,在和瑟理斯突出重围时受到的利器大大小小的创伤也时不时的“叮嘱”他一番。按理来说现在的他应该老老实实的躺在床上,然而霍莉也真是对他这么“皮”的一个人没办法,知道劝不住,便嘱咐了他一系列之后,也就由着他来了。

瑟斯坦给斯凯掖了掖被角,起身准备把已经熬好的药拿过来,顺便给自己再冲点咖啡提提神。他皱着眉头吞掉了那一杯味道更加诡异的【霍莉特调咖啡☆】,强忍住本能的抗拒和恶心,平复了一下后,端起已经晾温的药向斯凯走去。

完全清醒过来并且恢复了行动能力也是最近的事。这之前斯凯的情况他是在醒来后翻看霍莉写的病历才了解到的。

最初的情况从文字描写来看就已经糟糕到让瑟斯坦的心一阵阵的抽痛。

看着这一页页不断的突发情况,瑟斯坦明白为什么霍莉会那么疲惫的在医务室里打盹儿了。除去这一阵子为了病患奔走操劳的日子不说,之前两人熬夜查找各种古籍资料少眠的夜晚也足以让她撑不住了。

可是收获却无限接近于零,他手中的药也只能起着成效甚微的延缓作用。那种力量被制造出来就是为了置【醒子】于死地。

已经无法欺骗自己了。

瑟斯坦扶着已经喝下药的斯凯躺好,那人脸上流露出的痛苦的神色使他的眼睛控制不住的酸涩了起来。



还剩下多长时间呢......



———————-



瑟斯坦在斯凯的记忆里见过这里,在那个小团体还在的那时他们常在休息的午后带着食物和茶点坐在这里聊天。他好像突然意识到了什么,毕竟斯凯似乎很久很久没有再来这个地方了。他不确定自己的想法是否正确,但却不敢再向前走了,直到秋夜的山风把他从瑟缩中吹醒。

那人依旧穿着在房间里的单薄的衣衫、不顾自己糟糕的身体状况、不听霍莉的嘱咐、不告诉自己的去向、在这秋意已深沁着寒意的夜里独自来到这个山丘。

瑟斯坦望着斯凯的背影,向上缓步走去,却在到达斯凯身旁后的下一刻无言的顺着他的目光望去。

只有在这个至高点,在斯凯望向的方向,能清楚的看到橙黄色的灯火,洋溢着温暖气息的学院。

察觉到身后声音的斯凯,转身望来,两人在对视看着对方的眼神里流露出一系列复杂的情绪,但同样的又很快恢复了平静。

直到现在瑟斯坦才真正的看清斯凯的模样,拿着酒瓶,终于换回了的白色的衬衣上的污渍不知道是酒液还是半凝固的血液。单片镜已经无法再掩盖那股力量造成的异变,甚至能看到碎裂的紫色晶尘从外露的面部和手臂上散落。

斯凯没有表现出多惊讶的表情,更多的是平静和无奈。他知道无论走到哪里,瑟斯坦都会找到他。

而瑟斯坦也平静了下来,事实上他在看到学院的那一刻就已经平静下来了,但不只是平静,还有无法言喻的苦涩。他抽出斯凯手里的酒瓶扔到了一边,脱下外套,将斯凯裹了起来拥抱在了怀中。

那天的发问在此时已经得到回答了......

即便他永远都不想得到答案。

无论是肉体还是精神上的,斯凯已经被折磨了太久了。还未完全崩坏的身体,只要一个不抵抗的懈怠都可能让他失去理智。

「学院有大家守着,洛儿有瑟理斯守着......」

「......你有我,老顽固。」

「......不,瑟。」

瑟斯坦想起了斯凯那天昏昏沉沉中所说的话。

可是那时的他虽心知肚明却仍是答非所问了。

他知道斯凯的想法。

无论是瑟斯坦还是梓洛,斯凯从来没有把他自己算入到他们的生命中。

既然希望从一开始就不存在,那就不必虚构一个假象。

但是.....

举着枪的手在不停的颤抖,真的到了这一瞬间的时候,他发现无法像平常一样毫不犹豫的扣下扳机。

他知道的,明明那个人那么渴望活着。

就在犹豫之时,斯凯搭上了他持枪的手,抬头吻了他。

这是斯凯第一次主动吻瑟斯坦,那个吻既漫长又那么的短暂。瑟斯坦没有回吻,只是跟随着,直到咸涩的味道混入其中。

他明白,那是告别的吻。

“.......老顽固。”

瑟斯坦拿开了斯凯准备扣下扳机的手,放下枪,反手将他抱的更紧了些。

“我会好好活下去,直到那一天的到来。

许久许久,就像是在犹豫着、决定着什么一样。

“直到.....我能把我所见所闻说给你听。”

一旁的枪被拿起,一番调节后,便毫不迟疑的对准了怀中人的太阳穴。

“......斯凯。”

“对不起。”

扳机扣下,紫色的晶尘飘散开来。

那把枪砸在了地上,顺着坡度滑落到了一旁的酒瓶边。

他抓不住四散的晶尘,只能紧握着怀中残存的那人最后一丝温度的衣物,由低声的呜咽逐渐转为嚎啕大哭。
————————-

终于在车上站着和昨晚困的石乐志的时间里大概的整理完了........
题目的《空》是一个多重含义,既是人也是事实。
已经算是确定了的瑟凯结局了。
《聆之书篇》的结尾会让这个BE看起来像HE。但终究是个BE结局
瑟斯坦最后在调换子弹,为了让斯凯死的不那么痛苦。
除了衣服大概什么都没留下。唯一有联系的就是杖剑上的挂坠和一条围巾了。
结尾会再改,我真的只是突然想在今天赶完。
感觉明早就会嫌弃今晚填上的了。
于是我现在真的嫌弃了,准备画图。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