铽勒户的星翎君

瑟斯坦老师的世界百科——我们的母星:【肯特那】 (1)

于是乎终于确定要完全架空来设。

大概这就是改完之后的最初版了,会有很多bug我一点点补全去修改。


首先打着老瑟的幌子来叨扰一番。

嘘w,这是遥远到连瑟斯坦都无法从任何途径知道的关于起源的故事。

不得不说【容器】很适合这个星球的名字。她本就是为了禁锢那人所制造的容器。

在最初铽勒户的缔造者卡尔将另一位堕落的缔造者肯弗森击败后并没有杀死他,而是将其精神和躯体分离了。

精神部分封在了铽勒户的禁地。

而躯体则是被制造出来既是保护传输装置也是禁锢装置的【种】所包裹,并以其连带的四位看守者【枝】。被送往了宇宙遥远的某处。

铽勒户的缔造者亦是最初的领袖注视着逐渐被【种】所包裹的旧友,直到隐隐约约再也看不清。

而战后的铽勒户已是不毛之地,而了结一切的卡尔光源深处既是痛苦也已是疲惫不堪。他将自身作为铽勒户得以再次复苏的根基能量源,精神半格式化的作为仅为铽勒户考虑并守护铽勒户核心的存在,也就是【萨普瑞斯】。铽勒户凭借着最初的领袖之一的献身和后辈的努力逐渐恢复了生机。

数以亿计的时光之后,已是【萨普瑞斯】的最初者。回忆着诉说着自己的错误,但也仅仅如此,柔和的语气里,听不出一丝感情。

而回到当时,【种】随着岁月的流转、推移、演变,已自成一体,变成了如同铽勒户一般的星球。而被禁锢的躯体的源核所蕴含的能源则成为了这个星球核心的生命源,随着【种】的循环转换和四个【枝】的发散这个星球逐渐有了生命存在的迹象。而四个【枝】则在星球生命不停进化演变的各个时期改变着自己的形态,孤寂的看守着,直到【人】的出现。

那时已是一派生机勃勃的景象了,【枝】发现【人】虽脆弱却有着和母星人几乎同等的智慧,他们潜移默化的教导【人】如何更好地生存,传授他们最基本的技术和知识。四个【枝】矗立在星球的四方,为了与世界相融而使用树的模样。被【人】视为【神明】,这就是【世界树】最初的由来。而在【人】能够依靠自身存活后四个【枝】立下誓约不再涉及除了【种】之外的事,不再干涉这个世界,而仅是注视着,牢记自己看守者的身份。直到后世【世界树】虽然存在,但关于【神明】的那些故事也就仅仅是历史上的一个传说了。

【人】依靠最初由【枝】授予的知识,凭借着自身的智慧一代一代的传承,形成了自己的社会体系、生活方式,研究发明创造了便己利己的工具和科技。甚至可以说成为了【肯特那】的主宰。

而这样安定的生活并未持续的长远,【枝】感受到了【种】内的异变,在遥远的母星,有什么似乎苏醒了,他试图与本体建立联系,找到并重回其中。

也就是这之后肯弗森占据了缪尔的躯体,杀死了伊尔塔和缪尔的导师也是前任领袖,【铽勒户】的内战打响了。

与此同时【肯特那】开始出现了所谓的异能者、异族和世外之物。而异能者,最初的【醒子】。那时还不被成为【醒子】而是非异能者口中的怪物。

超自然的能力,更长的寿命,虽说最初少之又少,但还是形成了恐慌,或是恐惧或是妒忌,异能者被排斥,甚至被作为研究实验对象。

非异能者对异能者的排斥使他们有些逐渐远离了原本的生活体系,有些隐藏在非异能者社会中,有的走投无路或是能力失控沦为被追捕处死的对象。

后世大部分【醒子】系以自然以自身能力为辅,不闻科技的生活方式也就由此逐步形成。

不过这种微妙的关系并没持续太久,当恐惧、妒意、愤怒、敌意积累到一定地步,发酵便开始了。

【塞伊德战争】有史以来最为浩大,由异能者和非异能者两个对立阵营发起,几乎涵盖了全人类甚至是异族和高智慧世外之物的战争。

战争持续了数十年之久,拥有着数量优势和科技能力的非异能者和数量虽不及却有超自然能力的异能者最终以两败俱伤醒悟后的议和结束。

双方签订了《皮义斯条约》停止战争并以法律和措施来约束双方和平共处。而由【眠者】和【醒子】方共同建立的组织【觉】则负责处理会破坏和平与稳定的的【罪子】和【犯者】。【醒子】和【眠者】等一系列的称呼便由此诞生。两方的社会既相对独立但也开始相互交融。

并联手展开了战后了修缮和安置。

至此【肯特那】迎来了再一次的“和平期”

要说的话也并不是真的和平,也并未和平太久......

不过那也是老瑟都知道的后话了w。

接下来关于世界情况、海陆分布、月份节气、人情风俗、甚至是更具体的都会由我们的历史老师,亲爱的【通晓过去之眼】来告诉你们。

夜安w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