铽勒户的星翎君

片段

搬存

想达成图文双修的道路果然是困难的Orzzz
其实中间应该还夹杂着一段,但是果然有思路时不记下来结果都是心碎的qwqqq
抽时间断断续续地写了太久.....结果文字都不在一个脑回路上Orzzz
最后应该是还接着一段的,但被我删掉了,因为我也不知道我写的是什么鬼ヽ(;▽;)ノ
我想我会慢慢补上的qwqqq
——————————
“叫你......老顽固,怎么样?”
莫泽格阴沉着脸盯着身边这个随随便便就窥探了自己全部过往的混蛋,本想上去一拳打肿这带着贱笑的脸。但一想到俩人现处的高危地段,随即便放下拳头。只是低低的回了一句,偏过头去不再看面前的这个罪魁祸首。
“......随你”

————————————

【斯凯、希瑟,这里这里,快来!】
...杀
【你们感觉怎么样,好吃吗~】

【这孩子,叫什么好呢?】
杀!

唯有这一字指令充斥着大脑,贯穿所有。带动着他的躯体,终结面前的一切。
【斯凯】
鲜血顺着额角流下,模糊了视野,混合着泪水滑落而去。

———————————

血腥味、异族的尸体、粘凝的道路
瑟斯坦从未见过莫泽格如此疯狂的样子。
似乎是在敌人来袭前就已感知到并做出最干脆的判断,毫不留情的将阻碍他的一切置于死地。
金色的杀意察觉到并望向了瑟斯坦,丝毫没有给他时间的,锋利的剑刃刺穿了腹部,然后带着他撞入并插进了身后的墙体。瑟斯坦顾不得自己十分糟糕的现状,只是庆幸着自己抓到了机会。他出手抓住了探向自己腹部,准备抽出杖剑的手,无力又拼尽全力的莫泽格将拽入怀中。
“听我说,那不是你的错,老顽固......”
瑟斯坦直视着那燃烧着的金色双眸,身前的人挣扎着,双眸空洞的望着前方,滚烫的泪水从眼眶滴落,落在瑟斯坦的手上,灼的他的心一阵抽痛。
“就算你执拗的认为是为了那孩子,而不是为了你自己,不是......”
瑟斯坦说着,下一瞬间好似失声般的没了后言,只留下一个欲言又止的无奈苦笑,他轻柔的抚去面前人尚未滴落的泪水,不顾腹部钻心的疼痛 ,紧紧将其拥入怀中。
“清醒过来!”
染血的左手虚空一划,银灰色典籍凭空出现。瑟斯坦低声呢喃着什么,鲜血滴落在纸页上,周围的空间开始剧烈波动起来。
“【对不起】”
【斯凯】
能看到,能听见,她想说的话。
那么悲伤、却又那么决绝。
“琳......”
我的挚爱
逐渐的面前的人好似用尽了所有的力气般不再挣扎,眸中燃烧的金色在一点点的熄灭退却。
“......瑟?”
“是我”
似乎是得到了肯定的回答,身前的人直接瘫倒在了自己的怀中。
“.....我...好困。”
“霍莉她...马上就到了,再坚持一会...老顽固...千万别睡....别....唔”
失血过多导致意识在被抽离,瑟斯坦紧握着腹部的利刃,时刻让自己处在一个清醒和昏迷的痛苦交界点。
“瑟......对不起”
怀中的人轻声在他耳边呢喃了一句,不知是梦呓还是从未表露过的真心。
“你这个笨蛋......”
直到恍惚中瞥见不远处晃动的熟悉的身影,瑟斯坦那紧绷的神经才放松了下来。在完全失去意识的前一刻,他就那样想起当年黯兽的巨爪拍向自己的那一瞬间
被他护在身后的人也这样焦急的呼喊着他的名字。
但是......那个人,是谁?

—————————

【莱森.瑟斯坦,你给我让开!】
......
【你是白痴吗!?怎么可以那么傻......】
你......
【对不起,瑟,我.....】
你是谁!?
【我爱你】
—————————

【w】:
莫泽格=特兰斯凯<斯凯≈老顽固

瑟斯坦之所以不叫莫泽格为斯凯而是老顽固,除了天性使然,也是有他当年强制性的窥视了斯凯的记忆后得知了他的过往,刻意的回避在内。
而老顽固不是指斯凯思想古板不知变通,而是瑟斯坦窥视到斯凯记忆里极为固执的一面,觉得非常有趣又心疼才那么叫他的。
霍莉,全名霍莉.艾克兹缇特。弗埃尔学院的调剂师、医生。小傲娇女王属性,能力为对水元素以及其衍生的操控。连瑟斯坦都害怕的可怕人士之一233。
斯凯的能力所持有的【律——取之勿视】是被称为活体兵器般的技能。基本上,使用了就等于是会得到绝对的感应力和反应力,但会把承载者的精神逼上一个临界点,甚至是完全失去意识脱离控制的失控。肉体上也要承受这种远高于自己本身感应力和反应力的所带来的伤害。同时会造成短期的完全失明,而且这一段时间内都不可以再使用【配】了。所以斯凯是看不到瑟斯坦受伤了并且很严重的。

评论

热度(1)